公告:因主网址www.kanxiaoshuo8.com被不法分子劫持无法访问,现正式启用:www.kanxiaoshuo8.cc备用:www.kanxiaoshuo8.co


看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猎妖高校 > 第八百零五章 第五个周一
三月二十二日,农历二月初七。

开学第五个周一。宜,结婚、订约、祈福、入殓、会亲友。忌,栽种、伐木。

对于老黄历上的宜忌,郑清向来是不怎么在意的,但今天早上一起床,他就在心底开始诚心诚意的祈福一一祈祷今天一切平安顺遂。

昨天晚上回到学校已经接近午夜,两人都被锁在了校外。毛龙是降落在蒋家公馆里的。

蒋玉倒是也不介意郑清在她家借宿一宿,但郑清考虑到在同一条街上的另外一座公馆里的另一位大巫师的心情一一尤其毛龙进出布吉岛的动静儿还不小一一于是非常明智的独自离开,去DK的闻楼里凑活了一晚上。

早上天还未亮,他便挂了隐身符,蹈手蹈脚离开了步行街,进校门后,直奔飞苑,在老地方找到了正在做早课的萧大博士。

“早上好1“

他摘掉隐身符后,元气满满的拍了拍萧笑的肩胸,愉快的打着招呼:“昨天班会老姚有没有说什么特别的事项7“

一抹淡金色的光晕从萧笑身上骤然综放,化作一重半透明的光罩,将其笼罩其中,远远望去,仿佛一颗落在地上的小太阳,引来四周一片好奇的目光。

萧笑回过头,愤怒的看向郑清。

“你有病吧!“

他站在守护结界里,怒气冲冰看着冷不丁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年轻助教,难得爆了一句粗口:“谁他妈会在别人背后说“早上好,三个字?不会打招呼就不要打招呼啊1“

郑清尴尬的笑了笑,伸出手指,小心的戳了戳面前那重光罩。噗。

光罩化作一蓬淡金色的光点,纷纷扬扬落下,消失在空气里,郑清立刻举起双手:“不是我破坏的…...“

“一枚玉币,或者十张标准守护符1“

萧笑深吸一口气,拙手搓了搓脸,平息着刚刚受到惊吓的心脏,恶狠狠看向始作俑者:“......即发型的守护符多么珍贵不需要我强调吧1“

郑清二话不说,呦的一声,弹给博士两枚玉币。昨天晚上刚刚收到一笔有偿陪侍费,他现在的荷包鼓的很。

“一枚是护符赔偿,一枚是精神赔偿。“郑清笑容可掬的点着头

丰厚的赔偿立刻修复了男巫之间钢铁般的友谊。

萧笑的怒气瞬间归零。

他扶了扶眼镜,掂了掂到手的两枚玉币,狐疑的打量了舍友一眼“......两天不见,你去打劫山姆大通了7“

山姆大通是巫师世界最大的银行,也是第一大学指定合作伙伴,被许多巫师视作联盟里最有钱的地方。

郑清摆了摆手,正想否认。

萧笑便喊「了一声,收起那两枚玉币:“不用解释,我知道你是去上林苑了…...省下那点儿口水想着怎么给苏议员交代这两天的行程吧。至于老姚…...昨天班会都是一些废话,老生常谈…...倒是你跟蒋玉齐齐缺席班会,这个事情很少见,惹来不少闲话,“

郑清现在最怕听到“苏议员「三个字。他下意识打了个寒颤,左右看了看。

虽然已经过了春分,春景渐芳,但暄和未尼,清晨的校园里仍旧带着几丝去年冬天残留至今的寒意,让他整个人都感觉凉飚飚的。

“亥代什么,哈,哈哈,“郑清很勉强的干笑两声,仿佛强调又像是解释:“我去上林苑是收到邀请的…...都是公开场合…...那里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我的行程稍微算一算就都知道,哪里需要什么交代1“

“这倒也是“

萧笑一边重新开始做早课,一边障了一眼强自镇定的某人,突然冷笑一声:“比如我,都能算出你昨天晚上就回布吉岛了,但为什么夜不归宿?昨天晚上你睡哪儿了?等等…...这种事情…...见仁见智吧。叮叮。

郑清脸立刻黑了下来。“我在店里睡的!狐五还有耳朵兄弟都可以作证!“他举起三根指头,做发誓状:“昨天我俩坐的毛龙飞了一晚上,回到布吉岛的时候就已经半夜,校门都关了…...

“这种事情,价跟我解释没用。“萧笑迎着朝阳,闭眼呼吸吐纳,半昀,吐出最后一口气,才慢悠悠补充道:“......我只是比较好奇,明明回学校有更快捷的“大座钟「系统,你为什么要在龙背上吹大半夜的冷风呢7“

“因为…...

郑清刚说了两个字,声音就戛然而止了,一同停下来的,还有他正打着的“不拳「。

如果说周六早上去上林苑乘坐毛龙,是因为蒋家提前把“大毛“派来布吉岛,再加上世家需要乘龙入场的体面;那么周日晚上回校,两人完全可以选择速度更快的大座钟系统。

年轻的助教先生可以指着聘书发誓,他当时是真的忘了还有其他选择。

“所以,“萧笑重复了一遍他刚刚说过的话:“......这种事情,你跟我解释没用。你想出的借口得先能说服你自己。“

这并不容易。有理由的失误才有可能说服别人。没有理由的失误,如果强行解释,只会让人更生气。这点道理,郑清还是懂的。

但直到离开飞苑,吃完早饭,进了魔咒教室,他的思绪仍旧一团乱麻,找不到能够说服自己的借口。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郑清刚刚落座,凳子还没热热,便听到教室门口传来“咖呵“的敲门声一一对于还未上课的教室而言,这个声音实在是太特殊了,以至于全班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门口。

门后简笔画小人儿神气活现的声音几乎同一时间响起:“一位可爱的青丘使者敲响了知识殿堂的大门1“不需要更多解释。

郑清一眼便看到了那位板着小脸站在教室门口,穿着黑色长裙,外面还罩着白色荷叶边小围裙的狐女仆。

她没有理会李萍的招呼,而是先看了郑清一眼,确认目标在场后,才冷笑一声,规规矩矩的开口询问:“请问,郑清同学在吗7“

她不是第一次来教室,所有人都知道她的身份。但像这么规矩的打招呼却很少见。

一双双好奇与兴奋的眼睛在教室门口、第一排中央以及后排角落之间咕噜咕噜转来转去,郑清很努力的克制自己去看蒋玉现在的表情,一阵风似的冲出门口,抓住小狐女的衣领,在她开口说出下一句话之前,搜着她逃离了教室。1